后出轨时代(24)

作品:《后出轨时代

    卷三:“拿什么证明我爱你?”第二十四章姐妹2019-05-15罗薇近来很郁闷。

    冬日里少见的煦暖晨光有点儿晃眼。

    连值了两个大夜班后,疲惫的身体紧巴巴的,好像被消耗的不仅仅是体力,还有水分。

    腹中空空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想找个平整舒坦的地方睡一觉。

    偏偏那个冤家一大早堵在医院门口纠缠不清。

    看了一眼手中拎着的早餐,那是他不由分说塞给她的,算是关心还是道歉?罗薇心里怪怪的说不上什么滋味儿,一贯善良乖顺的性子由不得她不领这个情。

    可一想起昨天夜里的别扭,她就莫名烦乱,恨不得找谁吵一架才好。

    虽然她根本就不会吵架。

    迈着虚浮的步子走进楼道,罗薇在忽然暗下来的空间里松了口气,什么也别想了,先睡觉。

    跟可依住在一起两个月了,本来在阶梯教室里一见如故,当她知道自己能从急诊科调到产科全是可依的功劳,就更加打心底感激亲近这个爽快又漂亮的姐姐了。

    不仅包揽了本就不多的家务,更把她当成了知心人,有什么话都跟她说。

    可依姐真是样样儿都好,漂亮,率真,心眼儿好,待人热情还多才多艺,让她由衷的羡慕甚至敬佩。

    这样的天之骄女能跟自己这么要好,罗薇时常感叹自己净遇到好人了。

    跟她比起来,自己就像个丑小鸭。

    自然而然的,从穿衣打扮,到说话办事,她都有心无意的跟可依姐学样儿。

    当然,人无完人,可依姐有时候也会疯疯癫癫的,她说什么都学不会,更不会去照着做,甚至听都听不得。

    罗薇知道自己家境不比别人,不能什么都跟人看齐,对她来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那么潇洒,心中必须有所坚持。

    母亲虽然还不老,可身体一直不好。

    家里收入微薄,又有个不省心的弟弟,不用别人提醒,她也知道,一家人很多事指望着她,而她没办法指望别人。

    那个动不动就荒腔走板的家伙,可堪托付么?罗薇又抑制不住的想起他,恨自己总是没个主张。

    楼道里很静,罗薇不能确定可依是不是还在睡觉,脚步放的很轻。

    这两天,她情绪似乎不怎么好,昨天早上莫名其妙的把杯子打了。

    转动钥匙推开房门的瞬间,罗薇的鼻子就一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累了,闻到扑面煨暖的空气中飘着一丝微腥的怪异味道,让她本来昏沉的脑袋一热,不知怎么竟然在记忆里嗅之不远,凛凛心悸。

    待她走进房中,放下手中的早餐,立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妆台、地板,甚至书架上,十来件衣服飞得到处都是。

    最夸张的冰箱门上竟然贴着一条黑丝内裤,液渍已经干涸,却顽强的维持着被甩上去时淫靡的褶皱。

    再往前迈两步,绕过阻挡视线的书架,往床上看去,两具赤条条的肉虫盘踞在秽乱不堪的床上。

    可依姐长发散乱,岔开双腿,撅着挺翘的屁股趴在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子身上,抬起的腋窝下滚圆的奶子被压得紧绷透亮。

    男子瘦长,四仰八叉的躺着,胯下丑陋的物件儿软绵绵湿哒哒的歪在一边,在它的斜上方就是可依姐挂着白浊秽物的蛤口。

    眼前的一切细节都毫无征兆的刷新着罗薇的想象力,像一列动车组迎面朝她撞过来,让她脑袋发蒙,手脚冰凉。

    罗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觉得一下冲出楼道口,白光刺眼,脚步虚浮,耳朵边上全是那个冤家念咒一样的低低软语,刚刚的一幕不停在脑子里闪现。

    如果昨晚答应了他,是不是也会被欺凌得那般狼狈丢脸?可是,恍惚中忆起,刚才似乎看到可依姐睡着的嘴角挂着笑意,简直如同魑魅的幻景,让人不由痴迷向往。

    “女人,一定要洁身自爱,男人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妈妈的话每次听来不光语重心长,还有淡淡的怅惘凄凉。

    虽从未说破,可她能听出来,跟爸爸有关。

    “这个臭良子,净想着欺负我!”心里恨恨的想着,嘴里就念了出来。

    毛梓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是在急诊科填病例的时候。

    当时手忙脚乱的没注意人长啥样,等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人也从手术室推出来了,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挨了刀还能笑得出来的冤家。

    他住院的那个礼拜,她总是忍不住想去他病房里转悠,可是,这种事女的不能上赶着,所以她总是尽量找到说得过去的事由才过去,慢慢的也就聊起了天。

    他一直淡淡的,没什么表示,她就一天比一天灰心,想着不过是个病号,出院了,就再也没了见到他的事由,也就算了。

    可没想到出院前一天晚上,恰好她值班,刚推门进去就被按到了墙上,死皮赖脸的就要亲嘴儿!她凭空升起一股恼怒,就是躲着不让得逞……“要么让我亲一下,要么做我女朋友,选一个!”“女……女朋友!”她慌乱中脱口而出,懵懵懂懂的做了个选择题,心中说不出是懊恼还是羞喜。

    可是这也是噩梦的开始,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选对了。

    “女朋友还不让亲?”对呀!天经地义,必须亲!从那以后,只要人烟稀少或者灯光昏暗,他就往身上缠磨揉捏。

    嘴巴最先失陷,然后是屁股和胸,腰腿都是白送的。

    昨天傍晚去上夜班,他早就在楼下等着了,说要陪她一起,好说歹说哄走了,哪知道半夜回更衣室取东西,他竟然蹲在里面打埋伏。

    夜深人静的,她不敢弄出声音,差点儿被他揉碎在怀里,后来竟然提出无理要求,让他撸那东西。

    她是护士,男人那东西见过不少。

    备皮的时候在手里边勃起的情况也经常发生。

    可那是工作,最多跟小姐妹红着脸说笑几句,全当有趣儿。

    可是,当把他的大家伙又烫又硬的握在手里,她只觉得手心儿里握着个手榴弹,不知道为什么要害怕,可心砰砰砰一个劲儿的跳。

    她自然知道那东西从一个寻常器官变得火热坚挺,奇异的昂扬搏动是因为什么。

    他说他难受,软语哀求。

    她拗不过,就用手帮他。

    红亮的菇头上分泌的液滴不可避免的被她弄得到处都是,没了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遮掩,那浓烈的味道四散弥漫,说不上好闻,却勾起让人忍不住追寻的欲望,她只觉得自己的脸被那味道熏得越来越热。

    他仰着脖子丝丝的吸气儿,却半天出不来,脸憋得通红说要不你用嘴好不好?她坚决摇头,可看见他胀红的脸和焦渴的眼神,又不知怎么安慰才好。

    正在左右为难,没留神竟被他按在了长椅上,还没找回身体平衡,裤子就被扒了下来。

    惊慌中仅剩的一点清醒让她回手握住了他的家伙,可还是被顶在了最软的那地方,一股麻酥酥的电流激得她双腿一软,心里一急,就哭了……他说了无数个对不起之后低着头走了,把她留在空空的更衣室里,愣愣的想了半天,又担心他生气,又恼他胡来。

    以往夜班,她还能趴在桌子上睡会儿,可昨天打他走后,就再没合眼。

    早上,他买了早餐来赔礼道歉。

    她虽然感念他的诚意跟关心,也消了气,心中的烦乱忧愁却丝毫未减。

    他看她脸色不好,说不打扰她休息,叮嘱几句悻悻离开,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的确,他们是男女朋友,可男女朋友就一定要做那事吗?就不能等到结婚以后么?2;u2u2u.com。

    罗薇锁着眉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大街上。

    身心疲惫,举目茫然,该去哪儿呢?家在丰台,公交来回天都黑了,打车又不划算,办公室人来人往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难道去开间房?太奢侈了。

    如果给良子打个电话,应该能给她找个地方休息,可她真的不想打。

    自交往以来,她一直刻意避免与他独处一室,现在更不愿意招惹他。

    正彷徨盘算,一辆崭新的奥迪a6停在了身旁。

    罗薇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待车窗摇下,她便看到了一张棱角分明,目光灼灼的笑脸。

    “许哥!”罗薇没想到自己声音嘶哑还带着微微的颤抖,忍不住咳了一声。

    “你这是去哪儿啊,带你一程?”罗薇没回答,径直走上前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不知怎么,看见许博那张笑脸,她满心的烦乱都好像打包封装了起来,可以暂且不管了。

    疲惫顷刻间爬上了脊背,灌满了双腿。

    她太需要这个宽大的后座了。

    “我去机场接个人,你去哪?”“许哥你别笑话我,我刚下夜班,哪儿也不去,就想歪一会儿,行吗?”罗薇有气无力的说着。

    因为做孕检,她跟许博夫妇几乎每周都见,格外熟稔。

    在许博跟前,她总能坦然放松,即便有点儿低声下气,也丝毫不以为意。

    在她心目中,许博是个心地最善良的好男人,经历那样的事还能泰然处之,让她既敬佩又心疼。

    “你不就住在医大院儿里吗?怎么,跟可依闹矛盾啦?”听她说的可怜,许博边说边取出一件西装外套递给了她。

    许博也是刚刚从医大附院出来,前天祁婧的检查结果忘了取,今天顺路来拿,没想到一拐弯儿就看见马路边踽踽独行的罗薇。

    自从腿伤住院时与罗薇相识,许博就对这个温柔少言,恬静无邪,既热心善良又不染流俗的小姑娘心怀亲近。

    他是独生子,从没体验过兄妹之情,可认识罗薇以后,经常觉得如果有个妹妹,应该就是这样的。

    每每想到这些,心中总是莫名的柔软。

    罗薇接过外套,披在身上,枕着胳膊侧躺在后座上。

    她身材娇小,弓腰曲腿也并不过分局促。

    实在是太累了,柔软的坐垫让他倍感舒适,全身放松。

    “没有,是可依姐和……和她男朋友在呢。

    ”话未出口,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刹那回放,声音微颤。

    下意识的避开这个话题,轻声探问:“许哥,你去接谁呀,我会不会碍你的事儿?”“要是不怕见生人,就放心睡你的。

    我去接的那个人一定不会介意的。

    ”许博打着方向,头也没回,隔了一会儿好奇的问:“可依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半天没得到回应,往后视镜一看,罗薇已经睡着了。

    许博微笑摇头,看了看时间,把车速降了些。

    他之所以信誓旦旦,是因为要去接的那个人是唐卉。

    被公司派往美国公干半年,今天回国。

    祁婧大着肚子,行动不便,央他去接。

    唐卉和祁婧是发小,两个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而祁婧与许博的姻缘也是她一手成全。

    第一次跟唐卉见面,许博还叫不出她的名字。

    那时的唐卉留个男仔头,戴一副黑框眼镜,一身中性休闲装,白球鞋,走路轻飘飘的,来去如风。

    最吸引人的是她的两条长腿,即使藏在宽松的休闲裤里,仍让人在快速交错的美妙律动里浮想联翩。

    背后望去,谁都会以为她是个走起路来娘娘的小鲜肉,其实,那是个干脆利落,说一不二的花木兰。

    时间是她定的,地方是她约的,可她连坐都不坐。

    一抬下吧,说不清那嘴角一弯算不算是笑了:“婧婧喜欢你,别辜负她。

    ”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被她用干净清亮的声音送出,让许博听了心中一动,那不仅仅是带来惊喜的好消息,更有一份信任与托付,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无奈。

    说完,她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伸到许博面前。

    许博郑重与之相握,心下嘿然——无论是谁也不会认错这是一只女人的手。

    随着晶莹透亮的纤纤玉指迅速抽离,唐卉转身翩然离去。

    许博和祁婧一发不可收拾的扑进了爱河。

    你侬我侬,如胶似漆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闹些小脾气小矛盾。

    唐卉义不容辞的在两个人之间穿针引线,插科打诨。

    她行事的风格独特,简单直接又总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一来二去,许博跟她越来越熟悉,时常感叹这个红娘是升级版的,还有点儿酷酷的。

    除了外形和性格的差异,唐卉和祁婧就像在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孩子。

    大到为人处事,小到举手投足,兴趣爱好甚至笑点泪点都惊人的相似。

    许博后来总结,唐卉是理性冷静的祁婧,而祁婧则是感性热情的唐卉,就像一个人不同的两面。

    两个人最具辨识度的方面当数穿衣打扮。

    祁婧的本事是极致彰显女人的魅力,处处都要展示婀娜的身姿,妖娆的曲线,在最为诱人的地方恰到好处的设计些小点缀。

    而唐卉则刚好相反,她好像在方方面面刻意模糊女人的特征。

    上班职业装,下班休闲裤配体恤。

    基本不戴首饰,极少穿裙子,虽然,除了胸部不是那么显山露水,她的身材并不比祁婧差。

    结婚以后,三个人仍旧保持亲密的关系,可是,在许博的记忆中,唐卉很少来家里,客厅的沙发她几乎没坐过。

    隔三差五的聚会,也总是在外面。

    一次,祁婧说起唐卉会做饭,而且做出的东西很好吃。

    许博就说也想尝尝,下次请她来家里做。

    祁婧撇了撇嘴,还用你说,我早叫过了,人家不来,说别人家的厨房不习惯。

    最让许博感念的是,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唐卉远跨重洋伸过来的手。

    那时候,许博从医生那里得知祁婧的身体状况,每天晚上对着漆黑的电脑屏幕抽烟,深刻的体会着什么叫痛彻肺腑,进退两难。

    唐卉的信息就像无边黑夜里的一道光,为他拨开迷雾,透露一线曙色。

    “婧婧是不是出事了?”一如既往的直截了当,让许博微微苦笑。

    唐卉出国以后,他们一直保持日常联络,可发现祁婧出轨的事,他一个字都没说过。

    “……她都告诉你了?”许博只能这样猜测。

    “我猜的,这些天感觉不对,跟我说说。

    ”许博简要的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当然,还有自己满腔的怨愤和纠结。

    “到底还是发生了……”“你事先就知道?”许博似乎感受到了对面的无奈叹息,更多的是吃惊。

    “哼,旁观者清呗。

    ”“你是女诸葛啊,倒会隔岸观火!”许博不无恶意的出言讥讽。

    “你们一个寂寞难耐,一个志得意满,哪个听得进去我的话?我只知道,她一直很不开心。

    ”一针见血的诘问让许博早已痛得麻木的心一阵抽搐。

    此刻的他不知问了自己多少遍为什么,想破了脑袋也没有答案,却被这简短的一句话唤醒了似的,怔怔发愣。

    “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她说自己像个被圈养的宠物。

    ”若是从前,听了这样的话,许博会跳起来骂人,可是如今他不得不省察自己。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美丽的妻子根本没感受到千般宠爱,反而如此苦闷寂寞。

    2;u2u2u.com。

    “你打算怎么办?”唐卉总是直奔主题。

    “我也不知道……”许博茫然的打出几个字,点了个省略号。

    “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终究舍不得她,是么?”“是。

    ”“我了解她,她肯定也舍不得你,但她是过错方,现在只能看你的态度。

    你们是夫妻,出了这样的事,原因必定不在一个人身上,就看你愿不愿意承担后果。

    你可以选择抛弃她,这是你的权利,但同时也等于接受了自己婚姻的失败。

    如果你觉得她仍值得挽回,就诚心诚意的原谅,破镜重圆不是不可能,关键看你的态度。

    ”“这些我都懂,可我心里别扭。

    ”“你是没法接受她曾经背叛你么?”“也不是,我接受她的道歉,也心疼她……”许博飞速的点着手机屏幕,那些不堪的画面又在脑子里闪现。

    “那你是觉得她被别人染指过了,心里不舒服?”许博沉默了,他说不出口,但确实如此,心里不干净。

    “我懂了。

    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这是男权思想,把女人物化了。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不就是从前的你么?据我所知,你在外面应酬,不止一次招惹过别的女人,为什么没觉得自己被弄脏,到了自己老婆这里,怎么就脏得没法穿了?”“……”如此锋锐入骨的批判讽刺让许博哑口无言。

    “如果你真的肯原谅她,就要把她当成一个有思想有感情有欲望的人,你的爱人。

    我知道她有点儿公主病,好面子,爱装矜持,维护自己的那点儿小骄傲,可是,现在她的这些外壳都已经被打碎了,在你面前的是更真实的祁婧,你更容易触碰她的内心,让她感受到你的爱。

    但是,她需要的是你的真心接纳,你必须给她做人最基本的权利和尊严,不能居高临下,不需要施舍怜悯。

    如果你一直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克服不了心理上的那点儿洁癖,我劝你放弃。

    ”许博个性强势,但是他是个讲道理的人。

    从来没见过唐卉滔滔不绝的说这么多话,却字字句句说在点子上,入情入理不容辩驳。

    “可是,她毕竟怀了别人的孩子……”与其说是提出另一个难题,不如说接受她的批评,承认自己的狭隘和自私。

    “哼,传宗接代么?你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而且还是独生子,但是,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工业革命都过去一百多年了,你还抱着农耕社会的宗族观念不觉得过时么?同性恋都合法化了,你还在执着于延续香火……当然,抱持什么观念是你的自由,面对具体问题我们只讨论解决的办法,你是必须得让自己的dna传递下去,还是顾虑父母的感受?”许博再次陷入沉默,他真的没想过自己在乎的究竟是什么。

    也许是见他久未回应,唐卉的信息又发过来:“小孩子生下来,谁爱他,他就亲谁,我跟姥姥姥爷长大的,爸爸妈妈是谁对我来说真没那么重要。

    我要开会了,你先想想我的话,回头我们再沟通。

    ”那些天,每到深夜,都会跟唐卉聊几句,有了她的开导和劝慰,许博的心情渐渐明朗,郁结一天天纾解,他默默告诉自己,这是一次考验,一场较量,为了心爱的人,不论跟谁,他都不能认输。

    一旦想开了,许博心中的块垒渐渐变得柔软,在阵阵的疼痛中兵解消融。

    每次看到祁婧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模样,话会尽量说得温和,注意到很多细节上的关心呵护。

    看着她的脸色跟心情一天天好起来,回望之前的种种,审视当下的自己,心胸豁然,不再怨恨,只有愧疚和心疼。

    首都机场雄伟的半圆形航站楼闪着银光,许博眼看着一架蓝白相间的a380轻盈的降落,不由想到,久别的朋友就是这样从远方归来,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

    围栏边站满了人,许博还算有点身高优势,没有往人群里挤。

    看提示牌上的显示,飞机已经着陆,想来应该不会太久,就找了个临近通道出口的空地儿等待。

    在许博的印象中,唐卉永远是随意的中性休闲打扮,还经常戴顶鸭舌帽,便在人流中留意着。

    国际航班的乘客肤色各异,形貌衣着五花八门,甚至还有穿短裤的,看得许博有点眼花缭乱。

    当然,其中不乏美女。

    比如这个穿着暖橙色maxmara新款羊绒大衣的女子,梳着黑亮的齐耳短发,皮肤白得透明,身材高挑,步态婀娜。

    虽然戴着夸张的太阳镜,遮住了大半个脸,但那张形状姣好的烈焰红唇,能直接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最具风情的是,敞开的大衣里面是一条墨绿色的连体裙裤,垂感十足的面料直坠脚面儿,裹挟着长腿细腰,随风扭摆。

    深深的v字领掩映着丘壑鼓涌,波光浮动,让人看了直眼晕。

    再往上,就在迷人的颈项锁骨之间,束着的那圈儿银灿灿的项链上,坠着一把酒红色的小锁头,别致可爱,闪动着诱惑的光。

    许博正行注目礼,没想到那女子竟然朝自己走过来,迎面站定。

    “今晚有约吗,许先生?”美女热辣辣的眼神从太阳镜上沿儿越出,把许博电得半身发麻,愣在当场。

    至此他才认出来,竟是唐卉。

    “唐卉!你……你变性了?”唐卉被逗得嫣然一笑,上前一步,双臂张开,搂住了许博的腰。

    许博也热情的抱住她,只觉得胸口一暖,心头微跳,感慨万千。

    故意打趣儿:“沃去,怎么着,胸也隆过了?”唐卉一把推开他,比了个手枪的手势对着他的鼻尖儿。

    “你妹才隆胸了呢,姐姐本来就真材实料!”这是她惯用的小动作,许博自然熟悉。

    “姐姐”是唐卉惯用的自称,按说她比祁婧大三个月,却比许博小两岁,可没办法,她说你得随着老婆,抗议也没用。

    上前拉过唐卉的行李箱,两人并肩走向停车场。

    “行啊你,车上还养着个小白猫!”唐卉上了车就看见躺在后座上熟睡的罗薇,讶异的调侃。

    “不是,就一妹妹,她……”“行了,让她睡吧,真养了金丝雀也不会这么容易让我见着,你傻,姐姐又不傻。

    ”许博发动了车子,心下嘿然。

    金丝雀他是没养,可这两个月里发生的事,他还真不知如何交代,心中的了悟感触,更不便跟人说。

    莫黎昨天已经结束了演出回到北京,她留给自己的任务有些进展,却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事情不上不下的,还容不得他退缩,实在喜忧参半,福祸莫测。

    “许博,我真的挺佩服你的。

    ”唐卉目视前方,这回没自称姐姐。

    许博默然一笑,也满怀感慨:“多亏你的提点和宽慰,不然我且走不出来呢。

    ”“道理人人会说,可真事到临头,能做到你这样,我还没见过第二个。

    ”许博从来没听过她这样轻柔的说话,一时间不太适应,心里却忽然一暖,似乎才意识到,那个言辞冷彻心地热诚的红娘果然回来了,脸上不禁有点儿发烧。

    沉吟片刻说:“当初,你叫我别辜负她,我没做好……唉,不说了。

    咱是先回你家,还是去看看婧婧?”唐卉缓缓扭头,把太阳镜拉下鼻梁,似意味深长的看了许博一眼,嘴角勾起微笑:“当然是先去看婧婧,姐姐还有事跟她商量呢!”这时,后座上罗薇的电话响了。

    “喂……是啊……嗯……你说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说着坐了起来,一看前座有人,立马压低声音:“好了回头再说,拜拜!”许博听见她醒了,连忙介绍:“罗薇,这是唐卉,你婧姐的闺蜜死党,叫姐姐!”“姐姐好!”罗薇睡得满脸通红,左颊压出细细纹路,滑稽可爱,懵懵的自我介绍:“我叫罗薇,许哥的朋友。

    ”唐卉在许博肩膀上锤了一拳:“你这只小白猫太可爱了!”说着转身跟罗薇握手,顺便摸摸她的脸,“你好,姐姐喜欢你!”姐妹俩似是一见如故,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等罗薇在医大下车时已经混熟了。

    一旁的许博看了一眼唐卉,暗忖,她不只是变性了。

    祁婧的肚子已经大到扶着后腰走路了。

    整个上午,她收拾收拾这,鼓捣鼓捣那,一刻也坐不住,心里热切期盼的激流涌动,却又七上八下的惴惴不安。

    跟唐卉的感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祁婧是真的把她当亲姐姐看待的。

    这半长不短的半年里,身边没了她,就像没了主心骨,发生的那些事,想来直后怕。

    所有的事,祁婧一个字都没跟唐卉说过。

    可现在她回来了,还能瞒多久?祁婧心里也不是真的怕,只觉得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又委屈,又愧疚,又没脸见她似的。

    当初想找人倾诉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也理所当然是她。

    可羞愧与自惭让她筑起堤坝,把委屈拦在心里,那些只想跟她说的话,终究没说出口。

    瞒到现在,她会不会很生气,又会不会看不起自己?也许正是这份担心,让她没跟许博一起去机场。

    一早上,祁婧就让李姐去买菜,准备中午给唐卉接风。

    不管怎样,她回来了,应该高兴,祁婧这样告诉自己。

    况且,现在跟许博恩爱甜蜜的日子总算不至于暴露出自己曾经的狼狈,她见了也该开心。

    唐卉进门的时候,祁婧正坐在床上迭袜子,歪头看见门口进来一个妆容夺目的女子,先是一愣,还是立马认了出来。

    唐卉扔下手包,径直走进卧室,目光灼灼又凉凉。

    祁婧大着肚子坐在床边,望着她咧嘴想笑,嘴唇带着下吧一阵哆嗦,两行热泪唰的涌了出来。

    之前准备的种种故作镇静,表面繁荣瞬间崩塌。

    唐卉上前一步坐在床沿,祁婧已经扑到了她怀里。

    “婧婧不哭,我都知道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柔声安慰中,唐卉的眼泪也禁不住落了下来。

    祁婧听见“知道了”三个字,事先存在心里的话全变成了眼泪,气息一顿,嘤嘤两下似要忍耐,还是趴在唐卉肩头起伏震颤,大放悲声。

    许博面带微笑站在门口看着姐妹俩抱头痛哭,眼中一热,心生感慨。

    这样的姐妹情深真让人由衷的羡慕。

    同时又再次为能有这样一个“小姐姐”感到庆幸。

    这时,手机发出提示音,许博一看,微信里发来一条信息:“今晚你过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