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进行时(75)

作品:《罪恶进行时

    第七十六章:张世妍

    2020年2月17日

    金秀贤坐在车里擦着脸上的鲜血他将那个女房东留在了木屋之中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相信警察很快就会赶过来并且屋中“老实男”的妻子也被他打晕而“老实男”也因为双手其断痛晕过去没有能力在伤害其他人了金秀贤也在屋中各个角落翻遍了没有发现郑宇的踪迹最后他通过屋外留下的车胎痕迹猜测郑宇已经先一步的离去了。

    收拾完脸上的血迹金秀贤坐在车中等待了一会听到警铃传来才放心的开车从另一条小道离去。

    金秀贤并没有因为郑宇“善意”的提醒就对他的恨意减少相反更加愤怒郑宇的喜怒无常和令人琢磨不透的举动让他感觉到深深的威胁认为他对生命的漠视已经到达了忽略身边所有向他示好的人是一个极度危险六亲不认的人后悔当初没有直接将他弄得更残一些让他更加的痛苦。

    金秀贤没有开回家而是找了一间民宿住下。

    座在床上金秀贤看着身旁的手机表情中闪过纠结挣扎的面色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联系妻子他们在他决定要报复的那一刻他就换了一个新手机号并且他也一直在逃避去联系他们可是金秀贤的心中还是惦记着妻子的康复情况在她最艰难的这段时间自己却无法陪伴她。

    想到这里金秀贤的双眼变的通红最终还是抵抗不住心中的那一丝柔弱拨通了“小姨子”张世妍的手机号。

    一阵悦耳的音乐响起片刻后对面接起了电话。

    “世妍是我!”

    “姐夫!你在哪?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你不要在做傻事了今天有警察过向我和爸爸询问你的踪迹。

    “姐姐已经醒过来了但是精神状态很不好她需要你的陪伴。

    张世妍接通电话后急忙的将心中的担心一吐而出她的神色焦急很担心姐夫去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之前她也只是以为姐夫去查找凶手了但是警察过来询问的时候就让她知道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虽然她不清楚姐夫到底在干什么但是出于关心还是很担忧。

    “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一下珠研帮我和她说声对不起我一定会替她报仇的不要为我担心。

    “姐夫……”

    嘟!嘟……

    金秀贤用沙哑低沉的声音传递出了浓浓的关怀和愧疚之意最后还是狠心的提前挂断了通话。

    扔下电话后金秀贤一头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眼角之上缓缓的留下了几滴泪水愧疚和伤心的情绪填满着金秀贤的内心但是他必须要亲手去了结这件事不管是对妻子对那个无助的小护士还有那些被曾被“张京哲”迫害的人他都要帮他们讨回公道尤其是在今天他看到了“老实男”曾犯下的罪行更是深知法律只是对他们这种变态的“庇护”无法让他们赎罪他要用自己的方法令他们颤栗害怕这也是为什么金秀贤没杀掉“老实男”反而让他双手其断苟延残喘的被警察逮捕。

    ……

    那面的金秀贤带着愧疚歉意仇恨等等复杂的情绪久久不能入睡而另一边先走一步的郑宇将车牌换了一下开到了市里他通过自己的方式查到了金秀贤岳丈一家的住他将车停在了他们住宅门口监视着这里的情况。

    最新找回4F4F4FCOM

    一直到十点多钟这座独立住宅内的灯光都是暗的并不见有任何人出去或者回来的痕迹郑宇深知现在张珠妍住院金秀贤又在“猎狩”自己只能由这对父女俩去照看病床上的张珠妍所以并不着急如果今天晚上碰不见他就打算明天偷偷的潜入医院。

    很快一道靓丽的人影就出现在这座私人住宅庭院的大门外女子熟练的按下密码锁进入庭院回到家中郑宇摇下车窗听到关门的声音虽然夜间的环境让郑宇无法看见女子的容貌但是从冲满青春活力的身影和熟练的开门动作还是让郑宇肯定了这个女子一定就是自己要等的张世妍。

    ……

    张世妍在接到姐夫的电话后被挂断电话很气愤打回去之后一直没人接听但张世妍还是将这个“陌生号码”标注存了下来回到病房张世妍将这件事告诉了父亲没敢告诉躺在病床上休息的张珠妍父亲听后也很焦急知道金秀贤虽然平时看起来为人处世很冷静但是如果身边的人受到伤害难免会令他做出违法的事情。

    在父亲叮嘱张世妍如果在接到金秀贤的电话一定要劝他回来并且告诉她先将这件事在张珠妍面前瞒下来以防她的情绪再出现波动然后就让她回家休息明天再过来看护。

    这两天都是他们父女两轮流的在

    医院照顾所以张世妍也没有推辞就独自回家休息而令她想不到的竟会有一个人一直在等待她的出现这一夜也将成为她的噩梦。

    ……

    郑宇下车观察了一下四周无人经过就利索的助跑翻入庭院之中他悄悄的遮掩着身形通过落窗观察着屋内的情况看到张世妍侧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突然起身令郑宇一惊怕被发现紧忙的躲到墙后面掩盖自己的身形。

    看着电视中搞笑的节目心事沉重的张世妍根本笑不起来索然无味的起身关闭了电视然后脱下上衣向浴室中走去打算洗个澡令自己的身心放松一下。

    砰!

    屋内传来关门的声音让屋外的郑宇才放下心悄悄的探出头通过落窗再次查看屋内的情况客厅中早已空无一人只有一件黑色的女性绒衣放在沙发上。

    郑宇在庭院中找到了一根细长的钢丝他将钢丝弄弯悄悄的利用它将落窗的钩锁挑开。

    啪!

    一声清脆细小的声音传来落窗的钩锁被挑开郑宇悄悄的打开窗门尽量不让落窗滑动的声音惊扰到屋内的人郑宇探身进入屋内后将落窗和走廊的大门都反锁上才肆无忌惮的坐在沙发上。

    而里屋的浴室中不断的传出稀里哗啦水花散落的声音让郑宇清晰的意识到张世妍在洗澡郑宇并不着急就这么坐在沙发上侧身面对着浴室的木门静静的等待着张世妍的出来。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郑宇的等待也变得有些急躁咔!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传来令郑宇精神一震目不转睛的盯着木门打开木门中走出一个留着黑色披肩长发胸部以下裹着白色浴巾的张世妍她的头发上有着大量的水珠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观察屋内的情况而是低着头用白色的毛巾揉搓着头上的秀发。

    最新找回4F4F4FCOM

    张世妍那双细长白嫩的双腿没有遮掩的情况种暴露在郑宇眼中她那光滑的皮肤在刚刚出浴的状态下浮现淡淡的粉红隐隐的散发出诱人的光芒尤其是胸部以上没有被浴巾所遮掩的锁骨更是令人心神荡漾。

    张世妍径直走向郑宇的不远处的沙发坐下这时她也抬起了头放下了手中的毛巾在看到前面多了一个陌生人之后张世妍立刻惊恐的尖叫起来。

    “啊!”

    “啊……”

    连续的两声惊呼从张世妍的口中传出原来她在看到郑宇第一眼的时候被吓的手脚不听使唤浴巾和毛巾直接从手中掉落及时反应过来的张世妍再次尖叫着将浴巾遮掩住自己的裸露的身躯同时急忙的向身后的浴室中跑去。

    郑宇眼中被张世妍胸前那一抹乳白所惊艳到但没忘记观察张世妍的反应在看到她想逃入浴室后郑宇立刻起身将张世妍拽到身旁压在沙发上。

    “啊救命啊!救命……”

    张世妍被郑宇抓着双手压在沙发上恐惧的她不停的挣扎叫喊可是她忘记了这是独立住宅如果不到院子中去叫喊很难将声音传出去被人听见。

    看着身下大喊大叫双腿乱蹬的张世妍郑宇烦躁的松开右手一巴掌打在张世妍白皙的脸庞印出了一道五指红印。

    啪!

    “闭嘴!再吵再闹!我就继续扇你。

    “放开我你这……啊!”

    啪!啪!啪!

    没等张世妍骂完自己郑宇就连扇了三个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张世妍安静了下来。

    “呸!就是欠揍非要扇你几巴掌你才老实!”

    郑宇不屑的向上吐了一口对张世妍羞辱道。

    利用身边的毛巾帘等东西将张世妍的双手和双脚捆绑住郑宇才离开张世妍的身上刚刚的“亲密”接触让郑宇的小腹微热退到一旁之后郑宇才仔细的端详着张世妍的面容。

    此时张世妍瑟瑟发抖的躺在沙发上身上的白色浴巾掩盖着她的酥胸和诱人的下体她的脸颊左右涨红被郑宇扇出的五指印深深的印在张世妍靓丽稚嫩的面孔上张世妍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身上被没有多少饱经社会的气息靓丽清纯是她独特的气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害怕的躲避着郑宇的注视。

    观察完张世妍的样貌郑宇满意的来到张世妍的身旁坐下她哆嗦的粗重呼吸也因此变得加速身体不停的向后靠想要远离郑宇可是沙发的狭小空间根本不允许她做出太大的动作。

    侧坐在张世妍肚子旁郑宇轻轻的抚摸着她带着沐浴露香味黑直的长发手中传来的颤抖感提示着张世妍此时的紧张。

    “不要怕我不会杀了你的你要乖一点我就不会再打你了。

    “嘘!安静一点我要打个电话。

    郑宇像抚摸小猫一般稳定着张世妍的情绪但是看到她不停颤抖的身躯明显没起到什么作用。

    拿起茶几上张世妍的手机翻找她的通话记录在最近通话中郑宇找到“姐夫”的备注回打过去。

    另一面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金秀贤听到手机再次响起看着显示人的名字金秀贤犹豫着并没有接起电话几声之后电话停止了响动但是手机上的监控软件响起了提示郑宇位置再次显现看着图上有些眼熟的线路没等他多想电话就又再次响起显示人还是张世妍金秀贤想挂断突然身体一震他想起了定位的为什么那么熟悉慌张焦急的神色从他眼中闪过急忙的接起电话。

    “喂!金秀贤?”

    “张京哲!”

    金秀贤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喊出这个名字随后他用冰冷的声音夹带着关心追问道:

    “世妍在你手上?不要伤害她!”

    “哈哈怎么我们的‘正义先生’、复仇者害怕了?”

    “不、要、伤、害、她!”

    金秀贤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愤怒憎恨的火焰燃烧他的理智令他一字一字清晰的吐出警告。

    “姐夫!姐夫救我!”

    张世妍惊恐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没等金秀贤和张世妍说话郑宇就再次接管了手机。

    “你知道我现在的位置希望你能及时的赶过来否则……哈哈哈!”

    郑宇在拉出一道长音之后哈哈大笑的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