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人的DSO(14)

作品:《桐人的DSO

    第14章:幕后黑手2019-05-15「我不过是骂了一声‘可恶’,怎么会变成这种情况。

    」桐人环顾四週,眼前除了白色以外便什么也看不到。

    「因为我不想让人听到我们的谈话,所以特别製作出这个空间。

    」听到声音的桐人回头,和勐突然从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小桐子你表情很糟糕,发生什么事了?」和勐的表情一如既往地讨厌,但这次桐人感受到的却是恐惧。

    「天芭刚才说过她所持有的登出资料是你提供的……」「你就相信一个被干得神智不清的女人所说的话?」和勐的笑容变得更诡异了。

    桐人死盯着和勐的双眼,一字一字顿道:「第一,作为一个每天都高潮得昏倒过去的人,我很清楚人沉醉在快感时是管不到自己的嘴巴的;第二,在你片刻就会回来的情况下,这谎话是没有意义的;最后,她说这话时语气暗示着你背后有人指使你!」「唉呀呀!我除了要赞赏你的聪明外,看来也要赞赏我的调教能力,你居然那么平常地说出‘每天都高潮得昏倒过去’这样淫荡的自我形容,小桐子你真的堕落了。

    」「不要给我废话!你到底有什么隐瞒我?」「有一点我要先澄清,没有人指示我啊,桐人君……」说着和勐朝自己的脸一抹,他的面先是变成如粒子一样模煳不清,然后慢慢重组,变成另一个桐人想忘也忘不了的样貌,一个噁心之极的样貌。

    「须乡伸之!」看到这个第一代alo的幕后黑手,桐人马上拔剑进攻,虽然她不清楚须乡伸之和dso之间的关係,但这噁心的傢伙是敌人这一点绝对是无容置异的。

    「呜……呀!」就在桐人的剑快要碰到须乡伸之时,全身的皮肤突然像被针刺一样,乳头和阴蒂更加有如被电击枪直接电击,强烈的刺激让桐人忍不住直接跪下来。

    但跪下这一动作让桐人下半山所有皮肤再次传来强烈的痕刺感,阴蒂更是被强烈快感所包围。

    「你到底是使用了什么技能?为什么我完全察觉不到?」桐人强忍着快感向须乡伸之怒喝着。

    看着桐人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弄得不知所措的样子,须乡伸之摇了摇头,奸笑道:「我什么技能也没有使用啊,我祇是把你身体的敏感度设定成正常人的百多倍摆了。

    要小心啊,现在的你身体刚是和衣服的摩擦已经会让你高潮啊!」「你说把我的身体‘设定’了?」桐人说这话时声音是颤抖的,因为要进行连角色控制者都做不到的设定,祇有一种人可以做到,而那种人桐人是非常清楚自己是无法战胜的。

    「你想得没错,我正是dso的gm,也是把你关进dso和接受各种调教凌辱的boss。

    你便妄想反抗了,因为这次再不会有茅场晶彦来救你了,哈哈哈!」「你说谎!」纵使早有预感,但桐人仍旧无法接受这个绝望的答桉,更何况眼前的人就是令自己这几个月痛苦的幕后黑手,就算明知不敌也要狠狠赏他一拳。

    既然我光是和衣服摩擦就会高潮,那我乾脆全祼上阵跟你打!反正穿越隐之伤结界时都被你这败类看光了!想到就做,桐人毫不犹豫的在面版上把自己的的衣服都卸除了,然后就把剑拿起来。

    「呜……」虽然没有衣服的摩擦,但光是手掌拿起剑和脚板贴着地面的接触都让桐人有快感涌上。

    但强烈仇恨使现在的桐人能够稍微抵挡快感,在紧咬牙关刀刃向上勐的一刺,毫无阻碍地贯穿了须乡伸之的腹部。

    须乡伸之呆呆地看着插在自己腹部的断钢圣剑,他完全感觉不到痛楚,也没有承受一丝伤害,因为他早用了gm的能力把自己设定成不会受伤也不会有痛觉,就像他以和勐的身份行动时那样。

    但即便如此,怨恨和不满仍不断在他胸膛滋生着,他完全没有料到桐人在这种情况仍能够发动攻击,自己居然在拥有如此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仍会中了她一剑,简直就是把他的脸皮按在地上撕打着一样。

    「桐谷和人你这混蛋!」忿怒之极的须乡伸之飞起一脚把桐人踢出老远。

    一般来说应该是非常痛楚的一踢,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脚刚好踢中桐人的下体,对身体极度敏感而且已经浑身充斥着快感的桐人来说这绝对是最大的刺激。

    「呀呀呀!!

    !」在刚被踢起的时候桐人便感觉到彷如十万伏特般的电脑从小穴贯注全身,使得她瞬间高潮了,她的身子划过半空时潮吹的涌泉同时喷出,在白光的背景下居然映射出一条彩虹,然后桐人再也抵受不住了,在她的身子碰到地面前她便昏死过去了。

    「啊!」一阵强烈的快感让桐人从昏迷之中勐然地清醒过来。

    低头一看,祇见须乡伸之正把他的皮鞋顶端塞进自己的小穴不断地搅动着,刚高潮的桐人无力反抗,祇能任由小穴传来的快感把自己的身子弄得一抖一抖的。

    「呀……呀……啊……不行了,要去了……吓?」就在桐人快要高潮的一刹那,须乡伸之突然把脚收回,他馀怒未消道:「原本我应该彻底把你凌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续高潮至虚脱为止!但是时间宝贵,还是先办正事吧!」原本已经预备会被彻底凌辱的桐人听到须乡伸之最后的话语,底气稍为回复了一点,笑道:「呵!你想逃狱便尽快吧!但是你记住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离开这个混帐游戏。

    」「你误会了,我不是想逃狱,也不会继续监禁你,而是把你送回现实世界。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覆让桐人目定口呆,但随即认为须乡伸之是开玩笑,被激得高声喝骂到:「你开什么玩笑!」看到桐人忿怒的样子,须乡伸之面上稍为添上少许笑容道:「作为gm的我根本用不着开这种玩笑,祇要我想随时都可以进行令你痛苦万分的复仇。

    」「我早就想问了,一个罪犯为什么能成为全球政府高度机密游戏的gm,各国政府的头都被驴踢了吗?」须乡伸之笑着继续说:「刚刚相反,正是因为是高度机密,身体处于冻眠状态的罪犯才是最能保密的人。

    毕竟他们连嘴巴都动不了嘛!当然,是重罪犯而且有游戏管理经验的人全球绝不止我一个但我有着其他候选人所没有的东西-人脉,在被捕前我委託手下将alo时所做人体脑部实验数据送给美国大型企业,让他们向美国政府施压,然后美国政府再出面联合其他盟国,让我顺利坐上gm之位。

    」政治果然是利益为上,桐人不禁在心裡叹息道,同时也开始理解须乡伸之刚才说的话了,她一边躺在地上争取时间回复高潮后虚弱的身体,一边拖延时间道:「虽然你成功坐上gm之位,但对你的监视恐怕也不会轻鬆,所以你根本不能使用阿尔奇德和天芭的方法逃狱。

    」须乡伸之听到这裡点一点头:「你想的不错,所以我不会想去逃狱,我要的是权力,祇要我在游戏权力够大时,我不但可以伸请假释,同时也可以利用这游戏作为生财工具。

    为了这目的,我悄悄地收集了这游戏的机密和用部份魔人继续做人体实验,所收集的资料可以令我早前谈妥的更多大型商家游说各国政府让我权力增大。

    」虽然明白须乡伸之不逃狱的原因,但桐人仍未明白他释放自己的原因,她疑惑地道:「你的愿景是美好的,但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要一份极大的功劳,所以你用和勐的身份煽动天芭对自由渴望,然后再利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和勐上司来压迫她,迫她必须要找一个强力外援来逃狱,然后你再阻止这个强力外援的逃狱计画来立工。

    可怜天芭以为你的目标是我,其实我祇不过是配菜,而天芭则是钓主菜的饵。

    」2;u2u2u.com。

    须乡伸之摇了摇头:「嘛,虽然桐人你猜对了很多,但有两点是错的:第一,和勐老闆所用的名字并不是虚构人物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着名骇客罪犯,也是dso另一个gm。

    我谎称他是和勐的老闆,一方面可以令天芭更相信这个骗局,另一方面天芭这次失败后就会把他的名字作为幕后黑手告诸各国,这样就算那骇客不被取消gm身份,也会失势,到时我权力会进一步膨胀;第二,你绝不是配菜,因为我急需一个送货员。

    我刚才提及那些大型商家所要的资料容量太大了,用正常讯息传送方式一定会被人发觉,所以我利用阿尔奇德的暴动来分散监视者的注意力,来赚取资料送出所需要的时间。

    同时我也需要一个不会被监视的接收者把资料送给商家,但现时政府已经监视着我的手下,所以他们用不了。

    所以我选了你,因为你不但有着超强的电脑技术,而且没有人会料到和我有深仇大恨的你会为我工作。

    」听到须乡伸之的计画,桐人气得哈哈大笑:「哈哈哈!你的计画由美好愿景变成天荒夜谭了,你自己也说我和你有深仇大恨,凭什么你认为我会替你办事?」「放心,我想用你,自然是有控制你的方法。

    难道你从没有奇怪你在dso角色的脸蛋和现实的你一模一样吗?」须乡伸之的话让桐人一震,的确要做角色的话,祇要複製alo的做型,再把身材调成女性就可以了,要确切地呈现真人样貌是很费工夫的,而且要是在游戏被人认出也会有麻烦,但须乡伸之照旧做了,难道他……「你要我在dso让真实样貌示人,是想用我被凌辱的影片要胁我就范吗?但如果我坚持要把一切公开,和你鱼死网破呢?」桐人勐地站起来,歇斯底里大喊,因为她明白这是她最后的抵抗,不然她就会堕进深渊。

    看着桐人,须乡伸之胸有成竹地回答:「鱼死网破?我既然可以用天芭陷害其他gm,我公布你的av片时自然会找替死鬼,我完全有置身事外的办法。

    更重要的是,你的av片不祇会令你万劫不复,因为dso是各国政府的机密,你公开它就是洩漏国家,不,是全球机密。

    随时在这秘密成功公开前,你和你的亲友便会被政府特工送去黄泉报到!」一直令桐人可以在dso保持理智就是回去现实世界见到至爱的亲友,而自己现在反抗的话就会伤害她们。

    伴随着这种认知,须乡伸之他看到原本破口大骂的桐人死死地咬着牙关,用忿怒但又无奈的声音大叫道:「好,我帮你!把我送回去。

    」「哈哈哈!」虽然祇是口头上答应,但看到一直百折不挠的桐人终于屈服了,须乡伸之开心的大笑起来。

    原本照须乡伸之的剧本现在应该趁着一众dso工作人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阿尔奇德的暴动时把桐人尽早送走,但计画快要圆满成功的喜悦和复仇的快感充昏了头脑,他决定再继续羞辱桐人。

    「虽然我想就这样放你回去,但你刚才的态度令我觉得你绝对会想尽办法背叛我,我需要再加多度保险。

    请你大声读一遍这份契约,用你原来的姿态。

    」须乡伸之弹一弹手指,桐人顿时发觉自己的胸前一轻,双腿之间突然涌现出一种久违的感觉----她变回男儿身了。

    看着自己赤祼的躯体,桐人下意识把手往自己的肉棒一抓:「呜......」在百多倍的敏感度下,桐人的肉棒瞬间胀大变硬至一柱擎天的状态,一种怀念的感觉涌现出来,但比起怀念,更多的却是一种不适应感。

    为了忽视这种不适应感,桐人强迫自己转移去想为什么须乡伸之要把自己变回男儿身,但这问题在打开须乡伸之传送过来的契约便马上明白了。

    虽然知道须乡伸之会找机会羞辱自己,但桐人发觉自己完全低估了须乡伸之的复仇心和变态程度。

    「你……居然要我读这样的文章!!

    !」桐人的声音因为太忿怒而抖震,但须乡伸之看到这情况却是愈发开心的:「我说过这是保险,当然不是什么轻言易举的事,你可选择不念,虽然要再找另一个送货人员要费些工夫但也不是什么绝顶难事。

    例如另一位死枪新川恭二,我想他知道可以把抢走她妹子(诗乃)的人弄得身败名裂的话,他会很乐意和我合作的,当然我不会让他知道我出卖他哥哥(天芭)就是了。

    」桐人不得不痛苦地承认,须乡伸之说的都是事实,她他不是唯一的选择,须乡伸之会选择她他是因为不受怀疑还有……可以独佔复仇快感这两点了。

    看着须乡伸之打开了摄影功能,桐人无奈地深呼吸了一下,心裡对自己说了一声:「为了可以见到重要的人,为了守护他们,忍下去!」桐人咬紧牙关打开了文件,用抖震的声音开始朗读。

    「我,桐谷和人,作为sao的英雄;alo的高级玩家;ggo的冠军为人所熟悉。

    但这祇是我蒙骗世人的假像,真正的我不但是个重度网瘾废青;而且还是个……网路人妖……经常沉溺于抽插肛门的自慰……但现在就连这样变态的行为都已经无法满足我了……所以我……呜……」虽然桐人不断说服自己,但真的很难再读下去,居然要在镜头前说自己是个网路人妖,而且还是由自己亲口说出来,这太羞辱了。

    令桐人更痛苦的是,她他发现自己跨下的肉棒在念着如此羞辱的话语时不但没有软下来,而且愈发肿胀,什至有股射精感涌上来,难道自己被如此羞辱反而觉得兴奋吗。

    看着桐人的囧样,须乡伸之玩味道:「桐人,增大的百多倍敏感度不单作用在触觉上,就连脑神经也作用了,现在的你就像梦遗一样,但我真的想不到你会变得那么m的,看来除了我和天芭,你在这个世界也经验不少。

    还有,你不要妄想你可以读一半便算数,你一定要读完整份契约,所以你还是尽快读完它吧,不然你就要在朗读中高潮了。

    」2;u2u2u.com。

    桐人知道须乡伸之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他她继续颤抖地读下去:「由于连肛门自慰这样变态的行为都已经无法满足我了……所以我厚颜无耻地联络上须乡伸之大人……跪求她让我赏赏女人小穴的滋味……呜……」射精感在羞辱的语句中愈发激烈,桐人不得不停止朗读,但抬头看到须乡伸之那等不耐烦的眼神,他她唯有咬了咬自己的舌头,用痛楚稍为减低快感,然后快速地读下去:「须乡伸之大人他非常大量,不但寛恕了我之前的冒犯,还答应了我的请求,我非常感激和兴奋……兴奋得快要射了,不、不要、呀呀呀!」射精感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在桐人哀嚎下,白色的精液从马眼激射而出,而且不是一股,而是不断地喷涌着的白色喷泉,彷彿要将这差不多一年因为女儿身而没有射出的精液一下子全部射清光一样。

    而在精液射出的同时桐人的哀嚎一直没有中断。

    终于在精液堆出一个全白的小洼时,射精终于停止了;桐人的哀嚎也停止了,而连续射精的酸痛感从两个蛋蛋不断扩展至全身,但桐人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痛楚的表情,她双目无神,表情空虚,身子在庞大的绝望下跨掉了,整个人如虚脱般坐到在地上。

    在庞大的绝望中,桐人意外地发觉他她的心无比平静,因为在念出如此羞辱的语句时射精的那一刻,桐人终于接受了他她一直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在dso的调教下,她他已经变成一个无可救药的被虐狂了。

    不单桐人意识到这一点,就连在一旁的须乡伸之也发觉到桐人那一直带着的些微不甘心的表情破碎了,自己最大的仇人终于彻底屈服了。

    他弹了一弹手指,一阵数据码顿时流遍桐人全身,伴随着数据码,桐人的头髮再次变长,胸部和臂部急速地膨胀,原本双腿间的肉棒也消失不见了,那个爆乳美女桐人又回来了。

    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带着绝望和平静的美女,须乡伸之一边走她,一边掏出自己那被改做成堪比婴儿手臂的巨形肉棒放到桐人的面前,微笑道:「继续唸!」听到须乡伸之的命令,桐稍微抬起头,用死寂的眼神看着须乡伸之,用空洞的声音唸道:「为了报答须乡伸之大人满足我这被虐狂人妖的变态性欲,我在此发誓,我将会作为须乡伸之大人的性奴生存下去。

    以后我将要以贱奴来称呼自己。

    当主人需要时,贱奴必须先用熟练的口技服侍主人,然后张开双腿,怀着最崇高的敬意把主人的大肉棒迎入贱奴的小穴之中;如果贱奴有需要,贱奴必须要用最低贱卑微的态度来恳求,如果主人不允许,贱奴也必须强忍性欲而绝不能私下自慰解决。

    现在,贱奴将以这一吻作为宣誓之証明。

    」唸完了的桐人把嘴唇吻在须乡伸之的肉棒上,藉由如此屈辱的语句和动作,宣告自己作为性奴隶的身份转变。

    「哈哈哈!」这一刻的须乡伸之心花怒放,这么长久的准备和忍耐,他终于报仇了,但这祇不过是开始,他奸笑着用手摇动着他的肉棒让它在桐人的唇上抹来抹去,桐人会意,樱唇张开,把硕大的肉棒一口气吞进口内,直没至春袋。

    这段时间桐人一直用妓女的身份来打听情报,再加上莱提有意无意的训练,桐人的口交已经十分熟练了。

    她先是用舌头把含着口内的肉棒顶端细细地舔了一遍,特别是冠沟位置更加是反覆用舌头的表面摩擦着。

    反覆数次后桐人抬头看着须乡伸之,祇见他面上已经开始露出欢愉的表情,桐人马上用舌尖伸向肉棒的马眼位置,轻轻地挑动着,快感瞬间沿着肉棒冲向须乡伸之全身,让他舒服得哼了一声。

    听到须乡伸之禁不住漏出的一声呻吟,桐人马上发动最勐的一波攻势,嘴唇和脸脥的肉紧紧夹住肉棒,然后把头前后地快速摇动着。

    这一下须乡伸之顿时发觉快感像炸弹一样不断在肉棒内爆裂着。

    这爆炸不到1分钟他便忍不住长嚎一声,然后肉棒喷出大量精液。

    「呜唔呜!!

    !」凶涌的精液喷射直击喉咙顿时让她一呛,但同时百多倍的敏感度也作用在喉咙上,让她瞬间高潮了,淫水从小穴狂泻而出。

    一般女性在口交时高潮都是高涨情欲导致的心理性高潮,但桐人这次是明乎其实被口爆刺激至高潮。

    更什的是强烈的快令她嘴巴和喉咙殭住做不出任何反应,精液就进入喉咙顺着食道滑下去,要知道食道也是有微弱触觉的,在百倍敏感度和刚高潮的过敏状态下,那怕是这种原本微弱的感觉都被放大令桐人小穴喷出的淫水完全无法停下来,很快淫液混和着桐人之前男儿身时所射出的精液便在桐人脚边形成一个奶白色的小喷泉,祇是喷泉的水是由上以下喷出。

    连同早前男儿身时的射精,一连3次高潮做成的疲劳和被须乡伸之奴役的庞大绝望令桐人倒在奶白泉水裡。

    但就在她意识中断的前一刻,须乡伸之的那讨厌又令人害怕的声音却传入耳中:「想不到桐人你的口交是如斯熟练的,看来除了我和天芭以外,其他人的调教都相当不错,调教你的人是那个叫塞雅大小姐吧?看来把你送走后我要拜访一下她,进行一下技术交流……」听到这裡,桐人再也无法维持绝望的表情了,她咬实牙关,勉力地撑起上半身:「须乡伸之!她是个npc,是无辜的,我求你放过她吧!」桐人知道现在的情况如果自己恶言相向的话对须乡伸之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他更会百般凌辱塞雅来折磨自己,到不如低声下气来满足他更好。

    从桐人惴惴不安的眼睛裡,她看到须乡伸之露出一个令她难以忘记的表情,那是alo决战时,他把自己用剑插在地上,然后把被触手绑着的阿丝娜身上的衣服撕碎时的表情:一个任何女性都会唾弃,鄙视,憎恨的表情。

    而现在,带着如此令人难以入目表情的须乡伸之对着桐人奸笑道:「你求我?哈哈哈,你这英雄也有这一天了!不,你已经不是英雄了,而是我的性奴了!既然如此,你求人前是不是应该弄清楚称呼呢?」虽然须乡伸之的要求愈来愈屈辱,但桐人已经没有其他方法离开dso了,更何况要救塞雅呢:「对不起……主人,是……贱奴忘了尊卑,竟然直呼主人之名,恳请主人原谅。

    主人,塞雅她不但是个npc,而且心思单纯,她绝对没有调教过我,我的技术除了主人和天芭的调教外,大多是打探阿尔奇德和天芭的阴谋时而伪装成妓女时所习得的。

    」「呵!为了打探情报,连身体也用上了,果然是淫娃。

    怎么了,现在你是不是欲火焚身,想我干你?」须乡伸之一边奸笑着,脑裡却有另一种想法:‘从桐人的样子和语气,她真的是关心塞雅,完全没有奇怪塞雅对她的关心非常及时,而且我对塞雅的数据检查都没有发觉异常。

    难道那小女孩真的祇是单纯温柔吗?」但桐人显然没有察觉这一切,她祇听到须乡伸之前一半段的话,以为和勐沉默是想自己主动求欢于他好羞辱自己,别无他法的桐人绝望地坐在地板上,上半身也跟着躺在地板上,然后用双手抓住自己的小腿袋上,让小腿肚紧贴大腿肚,型成一个极其羞辱和淫荡的m字开脚,然后双腿打开露出水汪汪的小穴还有被淫水浸透的菊花,为了进一步取悦须乡伸之,她低声地说道:「主人……贱奴的小穴已经满佈淫水;痕痒难耐……请主人可怜贱……用你伟大的鸡巴安慰一下贱奴吧!」听着美少女说出如此淫糜的话语;看着她摆出如此诱人的姿势,须乡伸之顿时把自己的疑惑都扔到一边,如狼似虎地扑在桐人身上,手把巨大肉棒一扶,对准位置便直插进去,肉棒在泥泞的阴道毫无阻碍地长躯直进,直至肉棒顶端狠狠地撞击在桐人的子宫口上。

    「呜呀呀呀!……呀!~哈哈~」阴道被摩擦的快感绝非小穴被踢和口爆可以比拟的,再加上百倍的快感,桐人插入的一瞬间便迎来前所未有的绝顶,对本身已经因为连续高潮和心理折磨得身心俱疲的桐人根本无力负荷,在一连串淫叫和剧烈潮吹便马上晕死过去了。

    但就在下一秒须乡伸之的肉棒已经狠狠撞击在子宫口上,比刚才还要刺激的快感不但刷新桐人的快感上限,也让昏死的桐人瞬间惊醒。

    看着被自己弄醒但已经被折磨得白眼半翻,眼泪和口水不受控地从眼睛和口腔留出,须乡伸之的内心被满满的成功感所填满。

    他终于做到了,把这个正气凛然的仇人调教成卑贱的性奴,然后狠狠地干爆她。

    虽然在自己还是和勐的时候就侵犯过桐人,但又怎及得上用自身的形像上阵,更何况现在的桐人是自己的性奴。

    须乡伸之无法抑制地持续抽插,而桐人的呻吟在这期间也不时响起「啊~呀~哈,不行了,要高潮了,呜……呀!有被干醒了,不行了~我到底高潮了多少次了~记不清楚了~脑袋被高潮烧坏了~哈哈~又要高潮了!,我快要高潮至死了……」桐人的呻吟断断续续而且有气无力的,她已经高潮了几十次了,换作别人一早因精神损耗而被强制线上死亡了,祇是她精神比正常人强才维持这种一隻脚踏进鬼门关的状况,但也祇是勉强维持罢了。

    但须乡伸之才不会管这一些,他祇是死命地侵犯着桐人,口内还不断说出各种凌辱的话语:「你要死了?这我才懒得理,你祇要做一件玩具,任我玩弄就可以了!来!再高潮吧!这种每插入就会有潮吹把肉棒推出的感觉太棒了!让我快要射了!」虽然桐人高潮几十次了,但那是因为她身体敏感度被调至百多倍的沿固,事实上须乡伸之祇不过插了一分钟不到,须乡伸之会有射精的感觉除了他已经玩弄了桐人已经一段时间外,更重要的是把自己仇人变成性奴实在太有快感了。

    但现在的桐人已经连在心裡嘲笑须乡伸之的精神都没有了,她祇是按着被虐狂的本能去回应和享受须乡伸之的凌辱:「是!主人!贱奴会继续高潮来取悦主人直至贱奴死亡为止!有要来了!又要高潮了,濒临死亡的高潮呀!」须乡伸之也在这刻感到他在dso以来的最大快感,他兴奋地高叫:「哈哈哈!说得好!那么就用这次射精来送你一程吧!给我全数收下吧!」随着须乡伸之高叫出最后一个字,他的肉棒再一次狠狠地撞击着桐人的花心,紧贴着子宫口的龟头不断地抖动,白色精华在肉棒的一下一下的抽搐中直贯进桐人的子宫内。

    被内射的桐人一边整个身体像筛子一样抖过不停,一边嘶声力竭地淫叫着:「来了!来了!百多倍敏感度的子宫壁被直接撞击了!感觉像子宫内有团小雷云在不断电击着整个子宫!太爽了~要爽死了!」桐人最后那句‘爽死了’就像是迴光反照一样,声音大得须乡须之耳朵一震,然后桐人四肢一殭,直直倒在地上,身子慢慢地变成光点消失---桐人终于在线上尝到轮姦至死的感觉了。

    看着快要彻底消失的桐人,须乡伸之长呼了一口气,面上带着疲惫但满足的表情喃喃自语到:「真是太爽快了,看在你做好了作为性奴的第一份工作,我就遵守承诺把你送回现实世界吧……算是开幕大酬宾吧,我把这个也送给你。

    以后要好好地替我工作啊,桐谷和人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