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大作战(6)

作品:《催眠大作战

    第六章与八舞姊妹的竞赛2019-05-15星期四的晚上七点左右,一对双胞胎回到公寓的家裡,两人正在谈论着某件事。

    「吾之僕人这几天是不是怪怪的?」个性较为活泼的少女提出问题。

    「同感。

    士道这几天都跟十香她们待在一起,有点过于亲密了。

    」性格上较温驯的少女道出问题的答桉。

    双胞胎姊妹都有着一头橙色的头髮。

    耶俱矢的髮型是将头髮盘起来,体态较为纤细,个性活泼。

    而夕弦则将长髮编成三股辫,体态较为丰满,眼睛总像没有精神的半眯眼,跟耶俱矢个性相反的冷静温驯。

    「夕弦妳说的对,士道这几天都只跟十香及狂三相处,该不会在做什么能让身体像乾柴烈火般的事情?」耶俱矢害燥的讲出她所猜测到的事实。

    「猜测。

    士道及十香是不可能做,但是狂三硬上的话是有可能的」耶俱矢跟夕弦激烈的讨论,但两人讨论不出不出合理的答桉。

    「嗯吾的脑袋已经如宇宙超新星爆炸,想不出这跟宇宙奥秘等级的问题。

    」「同意。

    夕弦的脑袋也一样思考不出答桉,但是」夕弦拿出手机对着耶俱矢,银幕上面是『发送成功』的讯息。

    「夕弦,这是?」耶俱矢搞不懂夕弦做了什么。

    「方法。

    我跟耶俱矢在这裡是讨论不出答桉的,所以我用『耶俱矢考试成绩不及格,希望士道来帮耶俱矢补习』为理由,叫士道过来我们这裡。

    」「我的成绩是标准以上,并没有不及格。

    而且,夕弦妳觉得直接问士道,他会说吗?」耶俱矢随即想到夕弦的目的,从背后抓住夕弦的高于全国平均大小的巨乳,对着夕弦的耳边逼问着。

    「呀啊♥审问。

    只要夕弦跟耶俱矢同心协力审问士道,就可以从士道那裡知道答桉了。

    」对于耶俱矢的袭击,夕弦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

    对于夕弦的计谋,耶俱矢还想抱怨,但对士道这几天的状况更加好奇,所以认同了夕弦的做法。

    「好吧,夕弦跟我一起一定能逼问出士道这几天在做什么。

    」士道拿着手提书包,看着手机上的讯息,一边前往八舞姊妹的公寓。

    我还在想接下来是谁呢没想到夕弦跟耶俱矢她们自己投怀送抱,那要怎么玩弄她们两个呢?士道边想边走到她们公寓的门前,按下了她们的门铃。

    叮咚!随后门打开了,是两个长像极为相似的双胞胎。

    「让吾等待许久了啊,吾之僕人。

    」「同意。

    夕弦跟耶俱矢等不及了,先进来吧。

    」夕弦拉着士道的手走进她们的玄关,并关上大门。

    「嗯?怎么了吗?那么急着补习吗?」士道对于这两个跟飓风一样快速的少女,有时候真的赶不上她们的想法。

    「嗯哼,当然不是。

    」耶俱矢指着士道,「吾之僕人啊,你这两天是不是跟十香还有狂三走得特别近啊?」「欸?我并没有跟十香及狂三走得特别近啊。

    」啊啊果然还是有人起疑了,这两天确实跟她们两个『相处』太多时间了。

    「欺骗。

    夕弦可是看到你跟狂三在学校走廊上有着过度亲密的接触呢。

    」「狂三喜欢对我恶作剧这件事,妳们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不是吗?」士道边对她们狡辩边点开手机的app。

    实际上,那个时候,是我在对狂三『恶作剧』呢。

    「如果不说出实情的话,我跟夕弦就要抓住你,绑起来审问了。

    」「同意。

    夕弦跟耶俱矢会联手从你那张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嘴巴,挖出我们想知道的答桉。

    」两人像是特摄片的正义英雄一般,摆出英雄架势的两人pose,相较之下,士道看起来像是邪恶的坏人。

    事实上,现在的我的确是坏人,对她们做了那种事。

    「很帅的pose,让我拍一张照吧。

    」士道拿着手机,不等两人回应,『卡扎』一声,亮光照射在两人双眼上。

    啊勒?奇怪怎么我怎么恍神了?刚刚是失神了吗?两人眨了眨眼,两人都揉了揉头,确认脑袋的状况。

    「妳们两个说要审问我,是要怎么审问呢?」「哼,犯下不可饶恕之罪的僕人啊,等等汝就会知道接受了何种罪行。

    」耶俱矢抛开脑海的疑问,抓住士道的手,打算往房间方向走去。

    「夕弦,帮我抓住士道另一隻手。

    」「劝告。

    劝士道不要想逃跑,我跟耶俱矢会抓到你的。

    」夕弦也跟耶具矢一样不在乎刚刚失神的状况。

    「看来我是跑不掉了。

    」士道并没有抵抗,顺着她们的意来到她们的卧室。

    「坐在床边,等着你是严厉的酷刑。

    」夕弦放下士道的手,指着耶具矢的床,示意士道坐的位置。

    「那么,是什么审问方法呢?」耶俱矢跟夕弦坐在士道的两侧,两人分别用右手及左手放在士道的裤裆上。

    「开始。

    用这样的方式,开始审问士道♥」夕弦咬着士道的右耳,用诱惑人的声音说着。

    「来吧,吾之僕人,把事情钜细靡遗的说出来吧,如果不说我们就会加强审问的力道。

    」另一边则是耶俱矢咬着士道的左耳,发出诱惑人的气息。

    两手的手开始隔着裤子抚摸着士道逐渐高涨耸起的肉棒。

    「啊哈我不会说的」士道痛苦的呻吟一声。

    明明她们两个都是第一次但是她们技术却好像很熟练这种被人疼爱的方式感觉真好但士道内心却是想着这种事。

    「坦言。

    不想受苦吧,乖乖把我跟耶俱矢想知道的事说出来吧。

    」「士道乖乖说出来吧,吾跟夕弦会一字不漏听近耳裡的。

    」「我不会说的」士道装作一脸痛苦的忍着,但八舞姊妹却不知道他的脑海里可是很享受现在的状况。

    「提升。

    看来必须提升强度才行。

    」夕弦解开裤子的拉鍊,放出藏在裤裆的肉棒。

    「夕弦说得没有错,士道坚持不说的话,就必须提升强度才行。

    」两人温柔的抚摸着士道粗大的肉棒,夕弦贴上士道的双唇开始了深吻,而耶俱矢也没閒着,解开士道上衣的扣子,用舌头舔弄士道的脖子跟身体。

    夕弦如果停下跟士道接吻,耶具矢立刻接过夕弦的工作吻上士道的嘴,而夕弦则代替耶具矢,舔弄士道的身体。

    夕弦跟耶俱矢两人很有默契的玩弄士道。

    「啾♥嗯♥」两人接吻发出淫荡的声音,舌头不断的交缠在一,两人双嘴不时分离,时而结合。

    「怎么样?士道,要招降了吗?」耶俱矢发出投降邀请函,让士道投降。

    听见耶俱矢说话,夕弦也跟着停了下来。

    「哈哈♥请求。

    士道投降的话,就可以放过你了喔♥」夕弦气喘吁吁的说着。

    「我不会认输的」士道依旧装作痛苦的回应着。

    「这样下去的话,应该是问不出来的。

    」「同意。

    夕弦也同意耶俱矢的想法。

    」「那要怎么办呢?」两人持续摸着士道粗大的肉棒,讨论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啊啊她们柔软的手摸得我好舒服啊♥「我有个提议」忍着不射精的士道这时开口了。

    「询问。

    士道有什么提桉?♥」夕弦再次咬着士道的耳朵询问。

    「我们来比赛吧」「比赛?」两人同时感到兴趣。

    八舞姊妹在被士道灵力封印以前,两人双方一直都在比赛,到最后的比数是平手。

    「对比赛,妳们获胜的话,我就告诉妳们想知道的事情,但我赢了,妳们就必须接受我一个要求。

    」对于士道的挑战,八舞姊妹自然不会拒绝。

    「我们接受你的挑战,不自量力的僕人,不管比得是什么,我跟夕弦都不会输的。

    」「尊严。

    夕弦跟耶俱矢会赌上尊严,打败士道,所以要比什么?」两人接受了士道的挑战。

    「比做爱喔,妳们两个人跟我一起做爱,只要做到一方受不了,主动认输就行了,但耶具矢跟夕弦妳们有优势,妳们两个都必须投降才算输。

    」士道非常简单的说明比赛规则。

    「劣势。

    听起来是场不公平的对决呢,士道,对只有一个的你而言的不公平。

    」夕弦说出这场对决的不公平之处。

    「这个问题不用在意,夕弦,就当我礼让妳们吧。

    」士道一副轻鬆的说着。

    「轻视。

    小看我跟耶具矢的后果,等一下就让士道你知道自己的行为多么愚蠢。

    」夕弦感觉这时玩弄士道肉棒的手,感觉到温热的液体。

    「炙热。

    士道的热呼呼的精液弄得我手上都是。

    」夕弦对整个手掌被弄得都是精液这件事完全不介意,舔起手上的精液。

    「真是抱歉,弄得夕弦妳的手上都是我的精液。

    」「无妨。

    因为『精灵有解决士道性慾的义务』,所以没有关係,而且『士道的精液是精灵的食物』」夕弦舔掉残留在手上的精液,本来没有情绪浮动的脸上的表情渐渐淫荡了起来。

    「美味。

    士道的精液真是美味♥」夕弦细细品尝嘴裡的精液。

    「啊啊,夕弦居然独佔士道的精液。

    」旁边的耶俱矢发出抱怨。

    「无用。

    耶俱矢不要再抱怨了,把衣服脱了,这样才能跟士道做爱。

    」夕弦开始解开身上的衣物。

    「士道,觉悟吧,我一下子就会让妳认输的。

    」耶具矢脱掉身上的衣物,露出有白皙皮肤的苗条身材。

    「羡慕。

    耶俱矢的身材比例好完美呢。

    」夕弦从后方摸向耶俱矢的乳房。

    「吾才羡慕夕弦有一对巨乳呢。

    」「妳们两个不是要跟我比赛吗?」士道看着两位优良身材的姊妹,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当然啦,吾辈要上了。

    」士道起身让出床的位置,「耶俱矢躺在床上,让我来动吧,妳就躺着就可以了。

    」耶俱矢躺在床上,将双腿打开,露出湿润的小穴。

    「来吧,让吾来告诉士道,你究竟多么不自量力。

    」「这样啊,不过比赛还没开始,谁输谁赢,可还没有定局啊。

    」士道也脱去身上的衣物。

    粗大的肉棒在耶俱矢的小穴上摩擦着,些微的快感,就让耶俱矢小穴淫水氾滥。

    喔喔♥只是摩擦而已,感觉…就好舒服喔♥耶俱矢看着士道粗大的肉棒,持续的摩擦着自己的小穴。

    啊啊♥士道的肉棒等等就会插进我的小穴了此时,耶俱矢感觉到了些许的违和感。

    等等做爱不是生小孩的行为吗?为什么我会觉得跟士道做爱是很正常的行为?书上说过只有互相爱恋的男女才能做对了,『精灵有解决士道性慾的义务』,做爱也是其中一环解决性慾的方法,可是还是觉得哪裡怪怪的「我插进去了喔,耶俱矢。

    」没有察觉到耶俱矢内心的想法,士道把他粗大的肉棒插了进去。

    「喔喔喔♥好痛喔喔♥」粗大的肉棒插进耶俱矢的小穴,耶俱矢的处女膜就被士道贯穿,流出少女的经血。

    「放心吧,很快就会被快感盖掉了,耶俱矢。

    」士道一边欣赏耶俱矢痛苦扭曲的表情,一边抽插了起来。

    「啊啊♥」这是什么感觉♥明明很痛但是为什么小穴感觉舒服起来了♥耶俱矢的阴道紧紧的缠绕着肉棒,而士道则努力的让肉棒往耶具矢的子宫前进,每一次抽出,每一次插入,肉棒在耶具矢紧缩的阴道里造成任何的摩擦都带给耶俱矢无比的快感。

    「呀啊♥好棒♥继续抽插我的小穴啊♥士道的肉棒插得我好舒服啊♥」耶俱矢的表情逐渐淫荡了起来,沉溺于小穴被抽插的快乐之中。

    「很舒服是吧?但妳是不是忘了什么啊?」士道邪恶的笑了笑,提醒耶俱矢还在比赛。

    「啊啊♥对了我还在跟士道比赛」但是小穴好舒服啊♥啊啊♥好想高潮啊♥「啊♥哈啊♥不行,我必须忍耐我不能这么简单就高潮啊哈♥」耶俱矢绷紧了身体忍受着快感,同时也让阴道变得更紧。

    「喔喔,更紧了真是厉害啊,耶俱矢」士道感觉自己的肉棒被耶俱矢狠狠的缠绕着,每次抽插士道都必须非常努力,也带给士道十足的快感。

    「观战。

    耶俱矢真是厉害啊♥」夕弦在一旁隔岸观火,观赏者士道与耶俱矢的『激战』。

    「啊啊〜♥夕弦,不要只在旁边看啊♥我们…必须让士道认输啊♥」耶具矢一边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同时向一旁的夕弦求救。

    「道歉。

    刚刚看耶具矢跟士道性爱而入迷了。

    」夕弦也脱去身上的衣物,柔软的巨乳贴在士道后背,开始摩擦着士道的皮肤,「参战。

    夕弦不会让耶具矢一个人孤军奋战的。

    」说完,夕弦从背后舔弄着士道的后颈,双手还从腋下玩弄士道的乳头。

    2;u2u2u.com。

    「恩…这还是真是厉害啊,夕弦,」士道对于自己后背柔软的舒适触感以及自己的乳头敏感带被女孩子玩弄,士道十分享受这种快感,「但这样就要我认输,是不可能的。

    」士道加强了力道,狠狠的让肉棒撞击耶具矢的子宫。

    「不行了啊♥忍受不了啊♥小穴感觉要融化了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随着一声淫叫,耶俱矢高潮而去,小穴流出大量淫液,「哈哈我也要射了,耶俱矢,给我接住全部的精液。

    」同时士道一股狠劲的插进耶俱矢的子宫裡,喷射出大量浓浊的精液。

    「呀啊啊♥士道像是岩浆一般灼热的精液射进吾的子宫了啊♥」好烫,肚子裡面感觉要灼烧起来了啊♥「妳以为结束了吗?耶具矢,这场比赛还要继续。

    」士道随即又狠狠地抽插耶具矢的小穴。

    「啊啊〜〜♥等等…不要这么快啊♥现在…小穴很敏感啊♥慢一点啊士道♥」耶具矢虽然痛苦的呻吟着,但同时也逐渐沉溺于做爱的快感,不可自拔。

    士道露出了邪恶的微笑,挺起自己的身体,双手抓住耶具矢的双腿,身体往前一挺,把肉棒更加的往耶具矢已经高潮过一次的小穴插进去。

    「喔喔喔啊〜〜♥♥♥♥子宫…被插进来了啊♥♥吾要坏掉了啊♥快…停下来啊♥」「这个挤压感…嘴上是这么说,但耶具矢的小穴可是紧紧的吸住我的肉棒啊。

    」正如士道所说,耶具矢的小穴腔壁紧紧的吸附住士道的肉棒。

    「呀啊啊〜♥♥吾不行了啊〜♥投降吾认输了所以」耶具矢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看着士道,但士道并没有接受耶具矢的投降。

    反而加强了抽插的力道跟速度,「耶具矢,妳投降了不代表我会就这样结束了,至少还要让我再射一次,而且…」士道看了一眼后方的夕弦,「妳如果现在就放弃的话,夕弦等一下可是要孤军奋战啊。

    」「啊啊〜♥求求你…射进来…快点射进来啊啊〜♥不然…我要坏掉了啊啊〜♥」从小穴以及子宫传来强烈的快感,快感充斥着耶具矢的脑海。

    士道身体往挺,抓住耶具矢的不大也不小的胸部,双脣吻上耶具矢的嘴,舌头侵入耶具矢的腔内,恣意的享受着嘴裡甜蜜的气息。

    「啊♥啾♥恩啊〜♥♥」耶具矢自然不能抵挡,任凭士道玩弄自己。

    在最后一次抽插中,士道再一次狠狠的在耶具矢已经灌满精液的子宫,硬是把自己的精液射了进去。

    耶具矢本来平坦的肚子,在士道灌注大量的白浊精液之后,耶具矢的肚子就像刚怀孕的孕妇一样。

    士道这时才依依不捨地离开耶具矢的唇,「真是舒服啊,耶具矢,真是辛苦妳了。

    」士道边说边拔出插进小穴的肉棒,同时耶具矢的小穴,流出被过度灌注的精液。

    「惊讶。

    居然被射进这么多的精液,而且…」夕弦看着流出耶具矢大量精液,又看向士道沾满精液的粗壮肉棒,「耶具矢都已经让士道射精两次了,但是士道的肉棒还是依旧还是粗大呢。

    」「是啊,夕弦,接下来轮到妳了。

    」「夕弦」耶具矢无力的摊在自己的床上,用毫无精神的声音呼唤夕弦。

    「安慰。

    耶俱矢很努力了,让士道射了一次精液,接下来交给我吧。

    」夕弦摸了摸耶俱矢的头,示意她可以休息了。

    「妳们俩的感情真好啊」「等待。

    妳休息一下吧,耶俱矢,接下来」夕弦看向士道。

    「接手。

    接下来,轮到我对付士道了,士道到我的床这边。

    」夕弦拍了拍自己的床。

    士道才刚坐下,夕弦就跪在士道面前,开始舔弄士道的肉棒,「啾♥士道的肉棒整根都沾满了精液,不清理一下可不行啊啾恩♥」夕弦从肉棒底端一路从下往上舔,把顶端甚至裡的精液的舔进嘴裡。

    「呜啊,妳这样舔…」面对夕弦积极的淫乱舔法,士道感觉自己又要射精了。

    看着士道忍耐射精的脸,夕弦露出狡猾的表情,「啾嗯♥很舒服对吧♥没关係的,把精液都射出来吧♥放心吧♥我会温柔的把士道榨乾的♥」夕弦把士道的肉棒上最后一点精液舔进嘴裡,夕弦就把跟耶具矢有天差地远差距的傲人巨乳,温柔的包覆住士道的肉棒。

    「来吧♥尽管把精液射出来♥然后之后被我充满魅力的身体榨乾,体力不支的乖乖认输吧♥」夕弦用着自己的巨乳挤压着肉棒,柔软的舌头舔弄着士道的马眼。

    「这根本…就是犯规啊」士道抓住夕弦的头,让她把肉棒含进嘴裡,随之在夕弦的口腔内喷射出大量的精液。

    「呜嗯…!」夕弦嘴巴接不住士道大量的精液,夕弦的嘴角流出了精液,滴落在胸部上。

    「咳咳…居然还这么多…士道♥」夕弦擦掉嘴边的精液并舔进嘴裡,「而且还这么浓稠…这么美味…士道,是不是平常都被一推女孩子围在一起,而没有发洩性慾的时间啊?」不等士道回应,夕弦把士道推倒在自己的床上。

    「呜喔!」「交换。

    刚刚是你对耶俱矢积极进攻,现在换我代替耶俱矢进攻了,没有意见吧?士道。

    」夕弦摸了摸士道的肉棒,让它重新立起来。

    「当然可以,放马过来把,夕弦。

    」享受完耶俱矢的娇躯,接下来还能被夕弦用小穴服侍,士道自然乐此不疲。

    「接招。

    堕落于夕弦的肉体之下吧,然后士道请你把隐藏的事说出来吧。

    」耶俱矢已经使尽全力减少士道的精力,而且在开始前我也让士道射一次了,士道的体力已经消耗不少了才对接下来只要跟士道做爱,做爱到士道承受不了,等他投降就可以了此时,夕弦也跟耶俱矢一样感到奇怪的违和感。

    让士道射精在我的子宫裡,不是会怀孕吗?我跟耶俱矢有必要让士道的肉棒插进子宫裡?「询问。

    士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夕弦对着躺在床上的士道询问。

    「嗯,夕弦,想问什么?」「问题。

    我们有必要让士道射精在我们的子宫裡吗?这样不是会怀孕吗?」对于夕弦的问题,让士道感到讶异。

    是暗示的内容有破绽吗?让她们的逻辑不够完整?「这当然有必要囉,夕弦,怀孕可是非常困难的。

    想要怀孕,那可是要在女性的危险日,非常的努力做爱好几十次,之后还要每天做同样的事情,才有可能怀孕的,不然基本上非常困难的。

    」「感谢。

    这下夕弦跟耶俱矢都能放心了。

    」夕弦放心地看着士道。

    「原来怀孕是非常困难的啊」耶俱矢躺在一旁微弱的说着。

    看着放心的两人,士道内心默默地想着。

    还好她们对我说的话都会相信,不然就麻烦了不过,孩子我现在还不想要,我以后才会让妳们怀上我的孩子。

    「那我们可以继续了吗?夕弦。

    」士道立了半天的肉棒,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插进夕弦的体内。

    「道歉。

    抱歉让士道久等了,我现在就让士道粗大无比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裡。

    」夕弦让小穴对准肉棒,缓缓蹲下去。

    「唔喔喔♥♥」每让肉棒插入一公分,夕弦的淫叫声就更大一些。

    士道的肉棒好粗好大♥我的小穴可以完全放得进去吗啊♥「呀啊啊♥终于」整根肉棒终于插进夕弦的阴道裡,一丝丝鲜血便从小穴流出,光是肉棒插进去的快感,就让夕弦感觉自己随时都会高潮。

    夕弦双手压在士道的胸口上,强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动起臀部开始抽插。

    「如果觉得不行,就让我来动吧。

    」士道看着夕弦辛苦的动着身体,贴心的询问。

    「啊嗯♥拒绝。

    现在啊哈♥是夕弦的回合,让夕弦来进攻啊啊♥」夕弦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回应士道。

    2;u2u2u.com。

    啊啊♥感觉得到士道的肉棒,在阴道裡抽插着多么的粗大啊♥夕弦开始上下来回的动起腰部,每下抽插都让肉棒冲击着夕弦的子宫口。

    嗯啊♥好舒服♥不好太舒服了♥这样就要高潮了♥得要改变战术才行呀啊♥夕弦往前卧躺在士道,双手轻抓士道的身体,柔软的胸部就这样压在士道的胸口上,如丝绸般滑顺的肌肤让士道感到十分舒服。

    「请求。

    啊♥请士道动起来吧,夕弦已经没有力气了♥。

    」夕弦想要透过自己巨乳摩擦士道的身体,让他赶快高潮。

    「没有问题的,夕弦,我会让妳好好舒服的。

    」但夕弦并不知道,这样做只会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更多的快感,更快得到愉快的高潮。

    士道抓住夕弦的翘臀,开始前后动了起来。

    「呀啊啊♥快感。

    小穴好爽好舒服啊♥」怎么会小穴太舒服了啊♥感觉要跟士道的肉棒合为一体了啊啊♥「嗯我也很舒服呢」不只是夕弦要即将到达高潮了,士道也已经快认受不了射精的冲动。

    「高潮。

    呀啊♥要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啊啊啊♥」随着夕弦一声淫叫,小穴流出大量的淫水。

    「高潮了啊,那我也能够射精了」士道用力抓住夕弦的屁股,用力的一压,让肉棒硬是顶在子宫口,把精液射进子宫裡。

    「精液。

    呀啊♥士道滚烫的精液射进子宫裡了♥」夕弦感觉自己的子宫里灌注了士道浓稠的精液。

    「真爽呢」士道也停下动作,让自己疲惫的身体稍作休息。

    「喘息。

    士道要认输了吧?」夕弦虽然还想享受快感的馀韵,但她对于胜负还是比较关心。

    「呵呵」士道笑了笑,双手环抱住夕弦,粗壮的肉棒就直接插在夕弦的小穴里,直接在床上滚了一圈,士道跟夕弦的上下位置完全对调过来。

    变成士道压在夕弦的身上,攻守方的互换。

    「呀啊」夕弦对于士道突然的举动吓到。

    「夕弦,接下来才要开始」士道露出了一个让夕弦感到恐惧的微笑。

    「颤慄。

    士道,等等现在不行」夕弦慌张地向士道求饶。

    但她迟了,插在夕弦的肉棒再次抽插了起来,士道也同时抚摸起夕弦的巨乳。

    「咿啊啊〜〜♥♥♥」因为夕弦刚刚才高潮过,身体处于非常敏感的状态。

    无论是揉捏胸部的手或是肉棒在阴道里摩擦,都带给夕弦无比的快感。

    啊啊〜♥骗人怎么可能士道还有馀力啊不行小穴太舒服了会坏掉的真的会坏掉了啊啊〜♥「啊啊♥♥停下来啊♥士道嗯啊♥」但士道不但没停下来,还加快了肉棒插入的速度。

    「哈…要认输了吗?夕弦」士道虽然很享受夕弦的紧缩的小穴,但是士道自己也快达到极限了。

    「呀啊〜♥求饶。

    我认输夕弦认输了啊啊〜♥」夕弦的眼角还泛起泪水。

    「去了!」士道再次射出精液前,把肉棒插进夕弦的子宫,随即在已经灌满精液的子宫里注射了一次精液。

    「不要啊〜♥精液精液又射进来了啊啊〜♥♥」感觉自己早已灌满士道精液的子宫,被士道硬是把精液灌了进去,肚子也跟耶具矢变得微微凸起,像是怀孕了一般。

    「我们输了」「认输。

    啊哈♥士道太强了,我跟耶俱矢抵挡不了士道粗壮的肉棒,根本赢不了」两人躺在各自的床上,奄奄一息的说着。

    「没有喔,耶俱矢跟夕弦都很厉害喔,两人都拼命的想把我榨乾,尤其是妳们的小穴,光是插进去我就感觉要射精了。

    」士道做在夕弦的床边说着。

    「哈…哈…看来我们不能知道士道做了什么呢,夕弦。

    」耶具矢疲惫的看向躺在隔壁床的夕弦。

    「哈…战败。

    因为我们输给士道了,不能知道答桉了啊。

    」夕弦跟耶具矢同时把目光转往士道身上。

    「询问。

    士道说过我们输掉的话,我们必须就要接受士道的要求。

    」「吾之僕人,说出你的要求吧,胜者为王,把汝渴望的东西说出来吧。

    」对于两人的问题,士道给出了回应。

    「我要妳们成为我专用的性奴隶,以后我就是妳们的主人,我说的话都要服从。

    」「颤慄。

    夕弦跟耶俱矢要成为士道的性奴隶?」夕弦露出惊讶的表情。

    「不愿意吗?夕弦、耶俱矢,不愿意遵守比赛的规则,只要我获胜,说好的要听从我一个要求呢?」「嗯吾会遵守比赛的结果,以后汝就是吾的主人了。

    」「遵从。

    夕弦以后就是士道的性奴隶了。

    」两人遵守了士道订下的规则,接受比赛的结果。

    「嗯虽然说过妳们赢了的话,才告诉妳们秘密的,不过我现在还是决定还是告诉妳们。

    」「吾之主人最终还是要说出秘密了。

    」「专注。

    夕弦会好好听主人说的。

    」两人已经融入自己是士道专用的『性奴隶』的身份。

    「秘密就是跟妳们两个现在一样,我把十香跟狂三都变成我专用的性奴隶了,让她们解决我的性慾。

    」「揭晓。

    原来十香跟狂三都变成了士道的性奴隶了,难怪这几天跟士道黏在一起。

    」「主人真是厉害呢,把十香跟狂三变成自己的性奴隶。

    」两人露出崇拜的眼神看着士道。

    「那就轮到妳们两个了,夕弦、耶俱矢,妳们两个握着我的肉棒,同时宣示自己是谁的性奴隶吧。

    」士道躺在耶具矢的床上,拿着手机对准夕弦跟耶具矢,用一般的拍摄模式摄影着。

    两人此时正用淫荡的表情,左右两边的贴在士道肉棒旁,开始宣示。

    「从现在开始,吾耶俱矢,将会成为吾之主人一辈子的性奴隶。

    」「宣示。

    夕弦将会把身体奉献给士道主人,成为主人一辈子的性奴隶。

    」「两个人的宣示我都听到了,做为主人的我很高兴喔,开始服侍我的肉棒吧。

    」士道用一般的摄影功能了拍了小小的影片,纪录着八舞姊妹宣示自己成为性奴隶。

    「嗯啾♥」「啾啊♥」两人就像看到美食一般,津津有味的仔细舔弄士道的肉棒。

    今晚,还漫长呢「哈哈还真是爽呢」士道穿起衣服,看向耶俱矢跟夕弦,「妳们两个都表现很棒呢,我很满足喔。

    」「啊哈♥,能够让吾之主人感到喜悦,吾也满足了」「感谢。

    哈♥让夕弦跟耶俱矢能够享受哈♥主人赐予的精液,真是万分感谢」在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光裡,士道以及士道分身在两人的床上,轮流侵犯八舞姊妹的身体。

    两个人被士道搞到筋疲力尽,无力的躺在她们各自的床上,全身上下,头髮、脸上、胸前、手臂,几乎每一寸肌肤都是士道黏稠又腥臭的精液。

    「跟我做爱有感到满足吗?夕弦、耶俱矢。

    」士道询问躺在床上,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的两人。

    「吾非常的满足」耶俱矢还没说完,似乎就因为疲倦而昏睡过去了。

    「同感。

    实在是太满足了♥」相较于耶俱矢,夕弦似乎还有一些体力。

    「妳们两个好好休息吧。

    让我拍一张纪念照,我就离开了。

    」士道各自拍了一张现在两人躺在床上淫乱不堪的照片。

    「晚安,夕弦跟耶俱矢,我们明天学校再见吧。

    」「遵命。

    士道主人。

    」士道离开房间前,贴心的帮她们关上了房灯才离去。

    走出八舞姊妹的门口,士道拿出了口袋裡的手机。

    「晚上一个人睡觉,总感觉好寂寞啊,找『她们』一起睡好了。

    」士道又动起了手指。

    2;u2u2u.com。

    **************第六章后记『梦魇』的夜晚「啊哈♥哈♥」「哈♥怎么会去不了」我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另一隻手则把手指插进的小穴,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自慰着。

    几个小时没跟士道做身体又自从住进精灵公寓以后,我的生活就跟一般人一样,不再是追求杀掉『始源精灵』的『最邪恶的精灵』。

    自从那次之后,自慰就没办法高潮了。

    看向自己的手,上面有些许淫水,但很清楚自己离高潮还很远。

    ♪~♪!手机的铃声响起,有人打电话过来,伸手拿起手机,来讯人是士道。

    「哈♥士道,有什么事吗?」一想到电话对面是士道,身体有莫名的燥热了起来。

    为什么我的身体又发情了「听妳的语气,让我猜,妳在拿我做为自慰对象了?」他怎么知道!?「怎么会,我怎么会幻想士道自慰着呢?我正在整理书桌呢,」我急忙的狡辩着。

    士道是不是把我现在的行为都看在眼裡?「是吗?那现在到我家来,记得要穿一套性感的内衣喔,制服也带过来,明天要带去学校的东西也带过来。

    」士道对此毫不在意,给了我一个命令。

    「咦,等等,这个时间要到你家做什么?」「妳过来就会知道了,快点过来喔,狂三。

    」士道不给我拒绝的时间,便挂上电话。

    我知道『不能』拒绝士道的命令,来到衣柜前,选了自己喜欢的黑色性感的内衣。

    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穿着睡衣加一件外套,拿着装着制服的袋子以及书包前往隔壁的士道家。

    距离士道家短短不到50公尺的距离,我碰到十香了。

    「晚安,狂三♥」十香先向我打起招呼,脸上的泛起澹澹红晕,看起来十分迷人。

    「晚安,十香,这么晚了,妳怎么还在外面?」我走向十香,两人并肩而行。

    「士道叫我到士道家裡去,不知道要做什么。

    」士道也叫了十香去他家?「我可以问妳一件事吗?十香。

    」「妳要问什么呢?狂三。

    」十香转头过来询问。

    「妳觉得跟士道做爱是正常的吗?」对十香提出我内心的疑问。

    应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是奇怪的吧?「当然是正常的啊,跟士道做爱的过程是很舒服的♥」十香理所当然的回应,露出带有春色的诱人微笑。

    「可是十香,妳想怀上士道的孩子吗?」士道每次都往妳的子宫射精,迟早都会怀上孩子的「孩子?为什么会有孩子?」十香疑惑的询问。

    「如果一直跟士道做爱的话,就会怀孕生下孩子啊。

    」十香还真是无知啊。

    跟一个天真烂漫且无知的孩子讲话,还是解释一下好了「嗯如果士道的孩子,我觉得也没有关係的」十香脸上泛起羞涩的颜色。

    跟我不一样,十香是真的是想要孩子,可是为什么我的内心总觉得哪裡有些违和感「是吗」我回应十香的答桉,不再询问,因为已经走到士道家门口了。

    十香二话不说的就打开了玄关的大门。

    等待着她们的自然是士道,「妳们两个进来吧。

    」十香跟我先后进入了士道家。

    「士道♥,怎么晚了,为什么还叫我们过来?」十香询问着士道。

    答桉应该显而易见身体又我站在十香背后低头默默想着,用力抓着手臂,压抑着这种莫名涌上心头的性慾。

    「先到我的房间吧,等一下我再跟你们说。

    」士道引导我们两人往自己的房间前进。

    刚走到二楼,就听到从贴着『琴里』门牌的房间,以及另外一间客房裡,各自传来一阵阵的娇吟声。

    「啊♥啊哈♥哥哥大人♥好棒♥」「啊哈♥士道♥好苏服啊♥」那是琴里跟真那的声音吗?这个像是做爱的声音是怎么回事?相较于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十香则完全不当一回事,紧贴着士道的身体。

    十香用我听不到的音量跟士道说话,随后到士道点头回应。

    「士道,那是琴里跟真那的声音吧?」我从后面抓住士道的肩膀。

    「嗯,怎么了吗?」士道对于我的反应,士道似乎不以为意。

    「还问怎么了?真那怎么住进这裡了?为什么琴里跟真那会在发出这样的呻吟声?」我对于过去对士道家的日常印象有所落差。

    在我的印象中,士道家除了有精灵的存在以外,基本上跟一般家庭没有两样。

    一般的家庭裡,睡觉的时候可不会发出这样的呻吟声。

    那明显是男女双方做爱的声音,更严重的是那是在这个家裡,士道的义妹妹跟亲妹妹发出来。

    「真那跟琴里现在在做什么?她们不是你的妹妹吗?」「没什么,她们只是跟『我』做爱而已。

    」「跟士道做爱原来如此啊」我正要放下了心。

    原来是正在跟士道做爱,难怪会发出我感觉到了其中的怪异点。

    「士道,你在跟你妹妹做爱?」「对呀,有什么问题吗?」士道露出微笑的回应。

    「有什么问题妹妹跟哥哥做爱,这不是违背道德伦理吗?」我用看着人渣的眼神反问。

    「狂三,妳觉得跟兄妹之间的性爱是违背道德伦理吗?」「这是当然的啊,十香,妳不觉得这是违背道德伦理?」十香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完全不觉得啊♥这不是很正常的吗,狂三♥」似乎对我的提问感到奇怪。

    什么?为什么妳会觉得是正常的?对于十香站在士道这边,我内心感到十分惊讶。

    我还想说什么,此时士道开口了。

    「不然,我们就问一下琴里,这是不是很正常的兄妹之间的交流?」士道没有敲门,直接打开琴里的房门,看见琴里正在趴在士道的『分身』身体上,贫乏的胸部的乳头正被士道的分身随意搓弄着,小穴跟菊穴也都被分身前后抽插着。

    「啊啊♥士道的肉棒好大好粗♥好舒服啊♥」房间的主人正在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暂停一下。

    」士道一声命令,两个分身也停止了动作。

    「啊哈♥士道♥」琴里也注意到分身停下了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士道♥还有狂三跟十香,有什么事吗?」琴里跟站在房间门口的三人打了招呼。

    「琴里♥我问妳一个问题,跟哥哥做爱这件事,是不是所有正常妹妹都会的正常交流?」「这是当然的♥解决哥哥性慾可是妹妹的义务♥」琴里一副理所当然的回应。

    「妹妹的义务?可是琴里妳不觉得这种事是违背道德伦理的吗?」我有点不敢置信的询问。

    「道德伦理?狂三♥跟妹妹做爱怎么会是违背道德伦理的呢?我可是有着『解决士道性慾的义务』,做爱当然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是解决士道性慾最快最有效率的方法♥」对于我的问题,琴里感到奇怪,回答出她觉得的『正常答桉』。

    妹妹本来就有这种任务吗?我对于自己的过去常识感到疑问,有问题的其实是自己吗?琴里像是补充说明的说了,「如果士道对于解决性慾的方法有所要求♥我这个妹妹当然会满足士道的要求,用各种方式解决士道的性慾♥」「真是我的好妹妹呢♥琴里,妳觉得真那跟妳也是一样的吗?有『解决哥哥性慾的义务』?」「当然囉,士道♥」琴里露出澹澹的微笑,十分可爱。

    「狂三,妳应该没有问题了吧?」「没有」虽然我对于自己的得到答桉感到疑惑。

    「琴里,妳可以继续做爱了。

    」「好的,士道♥」士道关上琴里房间的门,随后琴里淫乱的呻吟声又再次响起。

    「啊啊♥呀啊♥士道,再来没有问题的啊♥继续啊♥」一定哪裡有问题只是问题在哪裡我心理默默的想,看向另外一间发出淫荡呻吟声的房间。

    真那也一样在进行『妹妹的义务』吗「进来吧,狂三、十香。

    」打开士道的房门,这个房间跟前几天有些不同,士道本来的单人床,换成一张要3个人躺都不会挤的大床。

    「知道怎么做的吧,两位。

    」士道从后方把十香跟我搂进怀裡。

    十香解开外衣的扣子,「当然知道,士道♥」很理所当然的解开身上的衣物。

    看着隔壁的十香已经开始宽衣解扣,但我跟十香一样吞去身上的睡衣。

    不行我不能又开始发情我强压自己的涌上心头的性慾。

    「怎么了,狂三,不脱掉衣物吗?」十香已经脱掉身子只剩一套跟十香髮色相衬的性感蕾丝内衣,而我则站在原地不动。

    「又要做了吧?但这次我不会跟士道你做爱的」身体又来了每次想到或跟士道在一起身体就会发情了这一定哪裡有问题「啊呀,为什么呢?」对于我的回答,士道感到微微的惊讶。

    「我不知道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事不能继续了」我感觉内心深处有种声音告诉自己不能继续了。

    「是吗?不过这个时间,也不好让妳一个人回去,妳就躺在旁边睡觉吧。

    」士道的新床很大,就算我占掉一半面积的床,另外一半的床也够士道跟十香两人躺在一起,还有空间能够翻身。

    今晚士道没有主动?从开始至今,就算我如何拒绝,士道还是会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完全不管我的意愿以及地方。

    「真是可惜啊,狂三,看来我今天只能够跟可爱的十香一起『睡』了。

    」士道装可怜的语气说着,把十香抱进怀裡,闻着她用高级洗髮精的头髮。

    「士道主人♥」十香埋进士道的怀裡,小声的说着,同时嗅着士道的体香。

    「哈♥哈♥」相较于沉溺于性慾的十香,压制自己的性慾的我可是很痛苦的。

    身体好热内心这种的感受好痛苦只要不行我不能有这种想法我躺在床的一侧,拉起棉被捲起身子,想尽办法让自己入睡。

    「想要加入的话,我随时欢迎喔,狂三♥」而士道则在床的另一侧,士道说话的同时,十香也发出可爱的娇喘声。

    从床传来的震动的感觉我也知道士道你把十香压在床上了「哈♥我不会加入的」我背对着士道拒绝他的邀请。

    我不能每次都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会找出原因的我需要时间这一晚,『梦魇』过得很痛苦